特斯拉来势汹汹,中国车企如何同“芯”协力?

智能家居 2020-05-18 10:30138未知admin

智能化越来越成为车企实力的象征。

受新冠疫情打击,全球汽车行业哀鸿一片。出人意料的是,特斯拉实现股价“惊天逆转”,截至美东时间5月14日收盘,其股价回归786.12美元,一扫美股10天熔断4次的阴霾。

马斯克本人也惊呼:“特斯拉股价太高了!”此言一度引发股价波动。或许是对无形资产充满自信,马斯克甚至表示将卖掉所有有形资产,包括名下数套房产。

马斯克不按常理出牌,其所掌控的特斯拉在汽车智能化上的打法也别具一格。

2019年4月,特斯拉发布Autopilot 3.0系统,其不仅软件性能出众,还搭载特斯拉FSD(Full Self-Driving Computer)自动驾驶芯片,一时间成为业界新标杆。

据悉,特斯拉自研FSD芯片采用14nm工艺制造,运算速度由原来的200帧/秒提升至2000帧/秒,堪称“自动驾驶大杀器”。按照AutoPilot团队负责人的说法,“新自动驾驶芯片将支撑L4级自动驾驶能力”。

汽车智能化浪潮浩浩汤汤,得自动驾驶芯片者得天下,但打法不尽相同。

特斯拉的“封闭帝国”

特斯拉的FSD芯片来势汹汹。

在Autopilot 1.0版本中,特斯拉采用1颗英伟达Tegra 3+1颗Mobileye Q3的方式,组成数据处理单元。不过,直到Autopilot 2.0版本,特斯拉的辅助驾驶功能仍像是“赶工”的产物。

“赶工”源于一场事故。2016年5月,特斯拉Model S因Autopilot系统发生一起致死事件,车主不幸丧命。“甩锅大战”中,Mobileye指责特斯拉夸大了产品功能,这番言论导致二者关系迅速降温,最终中止合作。

失去Mobileye的支持,特斯拉HW2.0不得不匆忙上线,以至于其更像一款半成品:主CPU附近有大量基板留白;仅有一颗Parker CPU和一颗Pascal GPU......HW2.0为特斯拉敲响警钟:芯片必须自研。

2016年,特斯拉秘密聘请AMD架构师Jim Keller,一同加入的,还有多位AMD芯片架构成员与高管。

“三年磨一剑”,2019年4月,FSD随着Autopilot 3.0版本一同亮相,标志着特斯拉夺得芯片主导权,未来将自控芯片性能、功耗与成本。

Autopilot 3.0是一道分水岭。

2019年下半年,搭载FSD芯片的特斯拉Model 3创近17万辆销量,成为全球销量第一的电动车企业。

特斯拉自动驾驶领先地位愈加巩固,以至于Lucid Motors Inc.首席执行官彼得·罗林森(Peter Rawlinson)不禁感慨:“特斯拉比新闻报道的还要遥遥领先。”

FSD芯片赋予的智能化属性,不仅提振了特斯拉的销量,更扭转了资本市场审视车企的视角:科技水平逐步取代销量,成为影响车企市值的最重要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