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刻机资本局

智能家居 2020-05-09 10:3070未知admin

科技大国的资本局已经到了临界点,是否限制中国购买设备成为越来越紧迫的压力,需要这42位局中人做出选择。成也政治,败也政治,将是光刻机的宿命。

2019年,尼康总共销售了47台光刻机,占全市场的13%,还不如自己的难兄难弟佳能。不过虽然佳能销售了82台,但是集中在第一、第二代古老的光刻机,别说高端市场,连中端市场都没什么存在感。

初局:尼康起高楼,阿斯麦宴宾客,美国楼塌了

光刻机,其实可以简单理解为“超超超超…超高”精度的照相机,把设计好的电路投影在硅片上。

与此同时,荷兰光刻机巨头阿斯麦ASML,占据了63%的市场份额,产品集中在中高端的极紫外光刻EUV和深紫外光刻DUV上。

然而在2004年前,尼康是当之无愧的带头大哥,不仅让阿斯麦稳坐屌丝之位,甚至让美国这个光刻机技术鼻祖逐步退出了半导体用光刻机的市场。

彼时傲娇的尼康一直将光刻机作为自己的核心产品,也是让日本企业引以为傲的“民族之光”,甚至当年能到尼康从事光刻机的研发一度成为众多日本大好青年的愿景。

再看ASML的基础并不好。从1984年诞生后的20年,ASML就一直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没有什么人会觉得ASML能够有什么未来,甚至包括他们自己。

早期ASML还叫做ASM,生存无望只能四处认干爹,最终只有飞利浦动了恻隐之心,在总部大厦旁边垃圾桶旁的空地上给ASML弄了几个简易厂房,房地产工地上的那种。最骚的是,飞利浦也没打算给什么钱,ASML除了要饭没干过,基本上上门推销、蹲点、抢单反正你能想象到的销售手段ASML全都用过,能活20年全靠日积月累出来的“销售手艺”。

魔幻的是,这点“手艺”居然成为了日后ASML登顶的关键。

苦苦支撑20年,ASML终于等待了他们第一个贵人——台积电鬼才林本坚,一个可以比肩张忠谋的人物。如果说张忠谋缔造了台积电的前20年,林本坚就为台积电的后二十年挣下了巨大的家当。

林本坚1942年出生于越南,中国台湾人,祖籍广东潮汕。林本坚1970年获得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电机工程博士学位,2008年当选美国国家工程学院院士。在加入台积电之前,林本坚在IBM从事成像技术的研发长达22年,是当时世界无二的顶级微影专家。

2000年,林本坚在当时台积电研发长蒋尚义的邀请下加入台积电,开启了真正“彪悍的人生”。

在IBM最后几年,林本坚其实已经看到了傲慢的IBM在微影领域的大厦将倾。他希望IBM能够给予他当时微影部门所研发的X光光刻技术1/10的经费,用来“做点东西”,然而IBM因为其华人的身份,并不打算买账。

后来林本坚回忆说:“我判断到65纳米(干式光刻)阶段时,让我再往前看三代的话,我就已经看不到了。”

眼爆科技 Copyright © 2002-2017 深圳眼爆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我们转载的目的是用于学习交流与讨论,如果您认为我们的转载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Email:gm@ybbtb.com),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

邮箱地址:gm@ybbt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