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人工智能:人类生产方式的终极革命

智能家居 2019-09-27 12:30117未知admin

笔者在《物联网分享还是人工智能垄断:马克思主义视野中的数字资本主义》(《上海大学学报》2018年第2期)一文中率先提出了“物联网(IoT)+人工智能(AI)”概念。同年,小米、360等公司提出了AIoT,即万物智慧互联概念,将AIoT视作IoT的升级版,或者互联网的终极版。笔者更愿意从历史的角度,把AIoT视作布莱恩约弗森、麦卡菲所谓的“第二次机器革命”的最终产物,并认为它标志着人类生产方式的终极革命。

马克思考察了“第一次机器革命”,指出其革命性影响在于使人类生产方式联合化、自动化。从联合化看,现代机器体系在企业内部加强了劳动者的联合程度,引发生产方式革命;而现代交通、通信等技术则引发流通方式革命,在企业外部提升了人类的联合性。从历史发展脉络上讲,信息互联网(IoI)标志着现代通信革命的完成和流通方式革命的深化。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IoT则进一步引发了生产方式的革命:将“工业物联网”与传统的“生产流水线”对比,可显见其革命性所在。自动化关乎现代机器生产的驱动因素,第一次机器革命引发了“动能”自动化革命,当今AI则引发了“智能”自动化革命:由煤炭、石油而核聚变、由蒸汽机而电力发动机,引发了电气化的新能源革命,“电能”可谓终极性的“动能”产品,标志着现代动能自动化革命的完成;与之相比,智能自动化革命首先从计算机软件开始,而互联网大数据等进一步推动了这场革命,AI可谓终极性的“智能”产品,标志着现代智能自动化革命的完成,与动能自动化合在一起,正在引发人类整体生产方式的终极革命。

面对当今极速发展的IoT、AI等新技术,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个人,只有充分认清其引发的人类发展大势,不断调整自身的价值理念、运作方式等,顺势而为,才能充分有效利用这些新技术。在传统生产方式下,社会联系是间接的,企业管理具有垂直式、中心化等特点。而互联网社交平台、区块链等技术则赋能个人,使个人获得“无组织的组织力量”,使社会联系越来越呈现出点对点的直接性、协作性、分布式等特点,“极致信任”变得越来越重要,企业若是仍按传统理念和方式运作,将很难获得可持续发展。新技术突出了“平台”的重要性,一批互联网巨头借此迅速崛起。但是,平台(电商等)毕竟只关乎流通领域。如果所有企业都专注于此,必然影响社会经济的整体发展,平台公司的发展也必将难以为继。技术的能量最终只有汇聚到生产领域,才能促进人类财富可持续增长——政府在这方面可以有所作为。平台具有高度的开放性、共享性,使“使用权”比“所有权”变得更为重要,共享经济借此迅速崛起,但诸多共享型企业在发展起来后却走向封闭、垄断,致使乱象丛生。从整体上看,只有协调好政府管制、企业积聚、个人赋能等之间的关系,使得社会有机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被充分激活并形成良性合力,IoT、AI等新技术才能获得可持续发展,并不断真正造福人类。

眼爆科技 Copyright © 2002-2017 深圳眼爆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我们转载的目的是用于学习交流与讨论,如果您认为我们的转载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Email:gm@ybbtb.com),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

邮箱地址:gm@ybbt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