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爆科技

从1G到5G:追忆我的似水年华

时间:2019-08-15 10:30  编辑:眼爆科技

每一代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时空坐标,我出生于八零年代末的西北铜城白银。八零年代末是一段急剧变革的岁月,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已经开启;铜城白银正是计划经济体制最典型的城市,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长子,它面临着新时代的考验。这个时代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回首过往的日子,发现自己正是踏着改革开放和通讯行业变革的节拍不断成长。我的童年处于1G时代;中小学、大学处于2G时代;研究生期间处于3G时代;踏上工作岗位时处于4G时代;而现在我们中国移动正在为5G的到来秣马厉兵。——题记

1G 童年:小小的我有大大的梦想

我的童年是在童话故事、动画片和父母看的港台剧中度过的,这些经历给了我很多对未来世界的想象。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那个来自22世纪的机器猫哆啦A梦,小小的我对竹蜻蜓与自由门非常之痴迷,渴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拥有这样酷炫的体验。父母看的流行港台剧我也偶尔会涉猎,经常在警匪片中看到黑社会的大哥拿着一款“大哥大”的移动电话。而警察因为太忙无暇顾家,只能和家人通过可视电话聊天。爸爸是个喜欢新鲜事物的人,他买了一部“大哥大”,花了大半年的积蓄。童年时我的一件T恤衫上印着一款带着天线的“大哥大”,那时候想如果自己长大之后可以乘坐“竹蜻蜓”,有一款“大哥大”和一部“可视电话”那该有多美妙。当大人问我长大后的梦想是什么的时候,我总是满脸傲娇地说我要当科学家,虽然不知道科研之路是何等艰辛与曲折。更没有想到等我长大了,这些小小的愿望和大大的梦想几乎已经梦想成真了。

2G中小学、大学时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我的学生时代是个充满憧憬与希望,蓬勃发展又充满挑战的时代。依稀记得熬夜看香港回归庆典,第二天还要写一篇观后感的日子。在香港回归的学校庆祝仪式上,老师要求我打快板,可是跑遍了整个城区都买不到快板,爸爸就亲手为我制作了一幅。还被要求背诵一本关于香港知识的小册子,为了参加庆祝香港回归的知识竞赛。依稀还记得政治老师讲述美国轰炸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时那种激动的神情,也难忘澳门回归的庆典上那首清新又伤感的《七子之歌》。成功加入WTO、北京申奥成功全国一片欢腾的场景还在眼前回荡,神州五号载人航天的壮举依旧历历在目。作为当时的中学生,我的自豪感总是荡漾在心间,洋溢在脸上。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父母所在的国有企业也焕发出新的活力,经济效益不断提高。小学五年级时爸爸给我购置了人生第一台电脑,那时的我成了小伙伴们羡慕的孩子。中学时代虽然学业繁忙,但我总是通过互联网关注着国家的变化世界的形势。大学时代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部手机,拥有了手机仿佛拥有了全世界一般的喜悦。虽然是一部只能打电话、发短信、听音乐、玩一下俄罗斯方块的手机,偶尔也可以浏览一下校内网偷偷菜,但是它伴随了我的整个大学时代。有了这部手机,再也不用在寒风凛冽的冬夜里站在电话亭旁排队打电话,再也不用通过信件说一些欲说还休的小秘密。每逢佳节总是喜欢用自己编辑的短信向亲朋好友问好,不愿意千篇一律的问候和群发信息。那时最纠结的就是,我是中国移动的卡,对方是中国联通或电信的卡,1毛5分钱一条的短信费值不值,聊几条最合适。回家过年,因为有漫游费用,好朋友的电话要不要接呢。每当换一个新号码时,总是不忘记告诉通讯录里的朋友,一个都不能少。每当换一个新手机时,要看清楚说明书,第一次充电几小时对手机最好,甚至很多旧手机的信息都要把它抄到笔记本上用作纪念。就连那个坏掉的2G手机都被我小心的珍藏,虽然不曾开启,但那是一段不可复制的大学时代。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上一篇:小基站与5G垂直行业应用将擦出哪些火花? 下一篇:物联网时代的鸿蒙野心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