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人工智能:被AI取代前 我的3个朋友炒掉了自己

时间:2018-06-06 13:01  编辑:眼爆科技

说到人工智能,普通人害怕被AI抢了饭碗,传统企业担心“现在看不上,以后追不上”,新兴AI企业则焦虑“收入搞不上去,故事讲不下去”。作为行业观察者,今天想为大家分享三个身边的故事——还没被时代抛弃,有些人却提前炒掉了自己。

风光一时的打字员,走进围城

严格意义上讲,欧阳芸不算是我的朋友,她比我大10岁,是我的堂姐。

在我的老家江西偏远的农村,女孩子读完初中后,南下深圳打工至今仍是主流。堂姐1997年初中毕业后没有继续读高中,她花了半年时间在萍乡市的一家培训机构学习电脑打字。1998年春节后,她南下去了深圳。

和南下打工的同龄人相比,半年的电脑打字培训,使堂姐在找工作时具备了不少优势。20年前的1998年,老家的学生被灌输了两句口号,一句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也不怕”,另外一句是“21世纪人才必备的三大技能:电脑、汽车、英语”。虽然堂姐只是会打字,但毕竟和电脑有关,也算是“21世纪人才”了。

堂姐进入了一家有1000人的鞋厂,做的是打字员的工作。当时,在深圳和东莞接壤的区域,这样的鞋厂到处都是,大多数和堂姐同龄的人,都在生产线上工作。鞋厂的生产线,20个左右的人成组,各自负责一双鞋的一小部分,采取计件算工资。加班加点下来,有时候在生产线上工作,收入还算不错。

但堂姐并不羡慕这种计件工作的活,因为实在太累;虽然打字员的收入是固定的,也并不高,但相对清闲,相比嘈杂的生产线,办公室的工作环境更好。堂姐每天做的事情是,把领导交代下来的各种手写的材料打成电子版,把会议中的领导讲话打成电子版,然后打印、下发或存档。中午食堂吃饭时,绝大多数人穿的是蓝色工服,堂姐穿的是白色衬衣,堂姐很喜欢这份坐办公室的“白领”工作。

堂姐平时在办公室坐在电脑旁边,但工厂的电脑是不联网的。堂姐下班后,会去附近的网吧上网;堂姐在1999年就开始聊OICQ(后来改名QQ),并且拥有5位数的号码,是重度用户。这款叫OICQ的软件,其总部也在深圳,堂姐所在的工厂和它的物理距离只有几十公里;对堂姐来说,电脑和互联网就是“打字+聊QQ”。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上一篇:人工智能发展趋势分析 服务机器人前景广阔 下一篇:人工智能发展的不可回避的十大痛点